一座豫东小县城的全球钻石生意

2023-03-11 23:03:41     来源:壹览商业

出品/棱镜


(资料图片仅供参考)

作者/郭一非

如何生产出一枚与天然钻石相媲美的人工钻石?

将石墨粉、金属触媒粉等原材料,装入一台六面顶压机,模拟天然钻石的形成环境。在1300°C~1600°C的高温、5~6GPa压力下,经过7-15天的生长,历经石墨芯柱制备、合成块组装、单晶合成、提纯处理等复杂工序后,一枚培育钻石随即产生。

好比是河里的冰与冰箱里的冰的区别,作为一种人工合成钻石,培育钻石与天然钻石在晶体结构、物理、化学及光学性质等方面完全一致,区别仅为形成过程不同,但均为真钻石。这与锆石、莫桑石等仿钻完全不同,并在2018年前后得到了全球范围内的正名与认可。在零售价格方面,培育钻石已从2016年天然钻石的80%,降到如今的不足1/3。

在这个高大上的全球大生意中,一座远在河南豫东四线小城——柘城,正在帮助女性们实现钻石“克拉自由”。

贝恩咨询报告显示,2021年全球培育钻石产量为900万克拉。当地官方口径称,这其中,从柘城走出去的培育钻石规模就多达400万克拉,柘城因此被誉为“中国钻石之都”,世界首个培育钻石产品标准也在这里制定。此外,这里还拥有“培育钻石第一股”力量钻石(301071.SZ),公司在2021年上市首日时,股价最高暴涨12倍。

这背后,则是当地金刚石超硬材料产业的支撑。40余年发展历史到今天,柘城由原来“小、散、乱”的家庭作坊式生产,形成了目前单晶合成、微粉加工、制品生产的全产业链发展格局,相关企业达128家。

官方统计称,柘城年产金刚石单晶30亿克拉,其中大颗粒单晶产量占全国的60%。年产金刚石微粉60亿克拉,产量和出口量分别占到全国的70%和50%,亦被称为“中国金刚石微粉之都”。要知道,2019年,当地才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。

2023年全国两会期间,各地方如何立足更好发挥自身优势,做特色优势经济大文章,成为讨论热点,这也是地方激活经济发展活力的重要抓手。

2023年2月底,作者实地调研柘城,走访力量钻石、惠丰钻石(839725.BJ)等多家企业,探究培育钻石产业崛起在这座豫东小县城的背后秘密。

靠微粉起家,靠培育钻石出圈

“我们这里的金刚石产业是以微粉加工为基础,培育钻石则是产业发展四十多年到今天,产生的一种新的产品。”柘城施诺德钻石总经理王文军向作者举例称,微粉之于单晶,好比面粉之于小麦,属于深加工过程,发展多年后,像力量钻石这类企业开始自己合成金刚石单晶。

王文军称,金刚石虽是个小产业,但是作为工业最基础的原材料,应用性非常广,国外有个指标,即每吨钢材所消耗金刚石的用量,就能代表一个国家工业发展水平。

金刚石作为自然界已知物质中硬度最高的材料,有天然与人造之分。这其中,质优粒大可以用于制作首饰的宝石级人造金刚石单晶,即为培育钻石。

追溯当地金刚石产业发展史,绕不开郑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(简称“三磨所”),这里早在1960年代突破“卡脖子”的国外垄断,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颗人造金刚石,以及核心设备——六面顶压机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上世纪80年代,在郑州三磨所担任工程师的柘城人冯金章,带着技术回乡创业,创办了全县第一家金刚石加工企业。这家工厂培养了柘城第一批熟稔金刚石合成技术与配方的骨干,工厂改制后,部分技术骨干开始出来单干,由此裂变出大大小小100多家企业。

这其中,就包括力量钻石董事长邵增明的父亲邵大勇。不过当时,这些散落县城各地的金刚石微粉厂均是家庭生产作坊,技术含量也并不高。

分水岭发生在2009年,柘城工业园区纳入了河南省180家产业集聚区序列,力量、惠丰等数十家微粉企业入驻园区,产业集聚效应开始显现,从微粉加工开始延伸到制品、单晶合成等上下游产业链。

多位当地金刚石产业人士向作者回忆称,政府当时比较有魄力,思路也很清晰,就是力推金刚石产业做大做强,延伸产业链,通过建厂房、减租金、提供低息贷款、牵线科研院所等多种方式,吸引大小作坊入驻园区,形成规模优势。很多企业直到现在还享受着当时的发展红利,“当时赶上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4万亿刺激政策,房地产上下游很多行业对金刚石微粉需求特别大,所以就发展起来了。”

不过,行业低谷期也随之到来。力量钻石办公室主任告诉作者,2013年开始,金刚石微粉低端异形料市场出现饱和,生产成本每克拉一毛钱,市场售价一度才八九分钱,亳州很多小家庭作坊成本高,就直接停机不干了,我们有规模优势,在市场艰难的时候维持下来了。

如何摆脱低价恶性竞争,寻找更高附加值的明星产品,实现产业升级,开始成为当地企业思考的命题。把传统微粉产品做精之外,“从面粉加工延伸到小麦种植”,合成金刚石单晶的创业随即开始,这也是为日后培育钻石的诞生埋下伏笔。

“工业金刚石市场价格竞争激烈,利润管控很难。同时,培育钻石市场在2016年开始发展,我们把一半产能转到生产培育钻石,等于把行业又给盘活了。”负责人表示,力量钻石从2013年开始研发,2016年才合成了第一颗首饰级钻石(白钻),重量也都是1克拉以下的碎钻,之前多是品质一般的黄钻。

培育钻石迎风口,卖水泥的都来了

地处豫东,人口刚过百万,柘城的辣椒全国销量第一,20万人聚集在产业链上。相较于久负盛名的辣椒产业,本地人只知金刚石微粉,少有听说培育钻石,当地也没有开设相关零售门店。直到2021年本土第一家企业力量钻石上市,股价首日翻涨12倍,培育钻石概念才获出圈。

“力量的培育钻石规模并非最大,但上市对行业影响力大。”郑州三磨所培育钻石品牌负责人刘洋洋告诉作者,本身行业技术成熟,零售市场正处一片蓝海,加上打出培育钻石第一股的概念,如今再复制另一个“力量钻石”的故事就很难了。

单从培育钻石规模来看,作为上游原石(即培育钻石毛坯原石,需要经过切割打磨加工等工序,才形成市场可售的培育钻石成品)生产商,力量钻石目前排名行业第三位。

浙商证券研报统计测算称,中兵红箭、黄河旋风、力量钻石前三家,目前供应国内超75%的